旅伴四,劉奎蘭;無骨雞。雖然是最後一個加入的,但願意付出的心意絲毫未減。一手包辦了簽證及保險,還提供影本寄到家服務。

我要感謝我的旅伴們,對行程的安排都很寬容的不表示反對。行程大多是我和神豬主導,我們決定要去哪些地方。一定會有某些行程他們比較不喜歡,或喜歡但沒有排進去的。但是很感謝,尤其是無骨雞和點點,他們都支持我做的任何決定,給我很大的信心。旅程中難免會碰到某些不如預期的景點,或不如意的事情,但他們都很體諒地一句話都沒有說。我覺得這對於沒有機會安排行程的無骨雞更為困難。我十分慶幸能夠找到這種旅伴。

無骨雞的日記也是一絕。和我的日記走完全不同風格,他的日記不只有精巧的文字,更有精美的圖畫。讓人看了之後不禁想要彩色影印一份保存下來。晚餐的菜色、城堡的風景,都在他的筆下畫成了永恆的圖像。

據說他每天晚上都洗衣服,整趟旅程都沒有勞費到洗衣機。某頓晚餐還有高級的焗烤馬鈴薯,也是出自無骨雞之手,果然不負賢慧雞的稱號。

和氣、有趣,華麗又幼稚。真的很棒。

在法國,我們不只認識了更多法國,也認識了彼此,也更認識自己。我覺得我們五個人的自助旅行團,是個非常棒的隊伍。可以照顧自己、可以互相合作、可以共度困難、可以彼此吐槽。離開法國時,我們當然懷念法國的鐵塔、法國的風景、法國的kebab,但我想我們更會不時想起其他一些不屬於法國的東西:法國的自製超華麗晚餐,法國的三秒自拍照,法國的超正神豬,法國的超強塑膠刀…。這些東西不存在於台灣,也不存在於別人的法國,只存在於我們的法國。你們讓法國更加美麗。謝謝你們,我的旅伴們:小小、神豬、無骨雞、點點!

後記:旅伴三:小小

旅伴三,馬欣婕;小小。幾乎在我和神豬討論之初,就是隊伍的一份子。雖然之後有些許問題,不過總算克服,一同成行。也所幸能夠有他同行,否則整趟旅程會遜色不少。雖然他學的是德文不是法文,但對去歐洲旅行有無限的熱忱,也是他的功勞使原本只是說說的法國行成為現實。

一同商定大致上的行程後,負責Tours的部份。終於到了Tours時證明他的想法是對的:只要到了這邊就什麼資訊都有了。而確實我們在Tours的行程也都非常成功,尤其是騎單車,是我法國之旅印象最深刻的一個畫面之一。完全成功處理了Tours的行程及住宿。

有一件事我覺得十分令我敬佩:從到法國的第二個小時起,他就很勇敢的不停使用法文。在一個禮拜內,「cinq personnes aller à…」已經用得很純熟。願意學,學得快,而且敢用。實在是很了不起。不知道我如果去德國能不能有這麼好的表現?

另外更是一個月份的記帳小天使及錄音小天使。負責記下共同支付的每一筆帳,完全不能出差錯。每天晚上還要輸入到電腦去,實在是個辛苦的工作。執掌錄音的工作,我必須說想到用錄音這一招實在是太聰明了!介紹給所有旅行的人,尤其是不想寫日記或寫日記寫的很累的人(也就是涵蓋了所有的人)。

即使身體不舒服,還是自己盡力處理,希望不影響大家。如同隊伍中的每個旅伴,都表現出了對他人的尊重。

聰明、努力、勇敢,可愛又幼稚。就是這樣。

後記:旅伴二:點點

旅伴二,陳文豪;點點。許久之前我們彷彿只是隨口問問他要不要一起去時的那生「好啊」,一直到確定成行時都沒忘記。而再下一個畫面,已經是提著行李在機場會合了。

從機場起,點點和無骨雞兩人就奠定了本團的幼稚風。睜著大眼睛,一副無辜的表情說:「我那有?」在法國的日子,這些旅伴讓我不覺得絲毫有在異地的緊張。每日,我都被無可逃避的歡笑以及幼稚包圍,即使有任何原因所產生的不高興,也都不能倖免於幼稚的攻擊之下。而點點無疑是帶來歡笑的主力之一。我現在只要想起他修相機的那個夜晚,就會不自禁的泛起微笑。他的相機時常故障,一日他說回去要修相機。晚上,他一面把相機往床上丟,一面唸唸有詞:「修理你,修理你,修理你…」,然後一臉興奮驚訝的表情說:「修好了耶!」果不其然,可以照相了。但很不幸的,過幾天又罷工了。

這團中的每一個人,都能夠為自己負責,將自己的事情處理的非常好,並且尊重別人。一個小特寫是在巴黎時點點和無骨雞打電話回台灣。他們倆為了不干擾大家的行程,早上六七點就冒著寒風去公共電話亭打電話,讓我們可以九點按時出發。沒聽到他們任何一句抱怨,只是若無其事的說外面好冷,還順便買早餐回來。

隨和、獨立、歡樂,帥氣又幼稚。這樣的旅伴真不錯!

後記:旅伴一:神豬

9月17日10:10,往台北的火車上。在火車上寫東西似乎已經變成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情。旅遊的日記已經完成。然而我一直覺得這本紀錄尚未完成──我還沒有寫下這趟旅遊中最重要的,旅伴。

旅伴一,周書緯;神豬。沒有神豬,就沒有這次旅行。原先我只是在想去法國玩這件事,但有同樣學法文的神豬願意同行,突然間從夢想化成了可能。一開始的行程規劃草案就是他提出來的,以此為基礎我們才發展了最終的行程。同時南法的行程也是由神豬主導,買Railpass等也都是他的功勞。

這個詞雖說現在常拿來做不同意思使用,但在此我用的是古典意涵:神豬是個好人。他不但會將自己份內的事情做好,同時還會為其他人著想,非常體貼。他不容許自己在別人需要倚靠他時,沒準備的出現。南法的行程,幾乎一切都在他的控制之中。他的參考資料準備的十分周全:背包裡面有大本、中本、小本、小小本的參考書籍,即使在巴黎亦然。

神豬不自私的精神也值得敬佩。這也許是他的行李重達20kg的原因:他帶了許多泡麵、帶了變壓器、帶了電腦。整趟旅途中我沒有一天不是向神豬借(要)東西。而神豬也很樂意和我們分享,完全沒有什麼意見。甚至電腦一直被借走使得他的日記完全停擺,也沒有顯露出任何不悅。神豬就是這樣一個好人。

對我而言,神豬不只是隊伍中安定的力量,也是活力的來源。要不是他,我大概也不會到尼斯的海裡游泳。神豬是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的人:什麼時候該冷靜沉著,什麼時候該搞笑逗趣。無論何時都不忘對人的尊重,並保持自己的和氣。

負責、大方、合作,好吃又好玩。還能找到更好的旅伴嗎?

9月5日

真正是離開法國的一天。賴床賴了半天,要去吃早餐時才發現早餐居然收起來了。去拜託了一下,用很快的速度吃了不少東西。

又要到Chatlet這個恐怖的大站換車。在那裡點點去買RER的票,竟也晉升為講法文階級!他跟售票員講「cinq aller CDG」,雖然CDG是用英文發音,但售票員顯然也猜到了。拖著大行李的一行人跟閘門及電梯奮鬥了好一會兒才成功到達月台,不久之後幾乎是直達機場的RER就出現了。

泰航櫃台前面排滿了人,隊伍還一直延伸到後面去。排了二十分鐘左右才輪到我們。無骨雞的機票形式和我們不一樣,櫃台小姐一開始說沒有回去的機票,害我們緊張了一下,幸好只是虛驚一場。大家回去的行李都明顯變重了。神豬從20kg增加到28kg,我的背包則從4kg倍增為8kg(而且還丟了衣服跟牛仔褲)!買的東西也沒有說真的很多,我覺得還滿神奇的。

在機場寫明信片,買最後的紀念品…搞到最後上飛機。巴黎到曼谷的747上面全部客滿,但我們不幸坐在最後一排,離電視有點遠。神豬和點點坐在前面五排。起飛兩三個小時上晚餐,我想說等一下可以來睡個覺就跟空中小姐要了一杯白酒。吃完之後想要來寫日記,結果寫了兩行就睡著了。據說還維持沉思日記的姿勢睡了一陣子。把日記收了起來睡了兩三個小時。後來又去要了一杯調酒,問半天才知道叫做Screwdriver,不過就沒有昏睡效果了。飛機上放映達文西密碼,不過離電視太遠沒有認真看。但一開始在羅浮宮的場景看起來就很有趣:「啊,他從法國巨型繪畫區跑過去!」「這應該是第6展館吧?」

回程的飛機感覺上就沒有那麼久。在曼谷,我們在第一天曾經拍過照的登機入口前拍照,現在的我們與三十天前的我們,多了許多友誼、歡笑,和共同的記憶。曼谷畢竟只是轉機,毫不留戀的登上離開的飛機,前往真正的故鄉。

到達桃園國際機場前,螢幕上出現了以大中至正門為背景的台北市介紹。但拍照的角度除了大中至正門外,也順便把台大醫學院給拍進去了。看起來醫學院就是一副去亂入人家獨照的樣子,真是幼稚!

回到台灣,有種回到現實的感覺。在行李轉盤錄了最後一次音,步出機場,台北濕熱的空氣迎面而來。借搭神豬好心爸媽的車回到家。

一個月的夢,一眨眼就過去了。和一個月之前的我,已是不同的人。

Je veux voyager encore!

9月4日

一早首先去還腳踏車,沒有了腳踏車用走路的真是慢。離開Tours,我們寫上railpass最後一天的日期,坐上往Paris Austerlitz的火車。三個小時的車程,用來寫完日記和最後幾張明信片。

搭地鐵到旅館,最後一天住的是ETAP連鎖旅館,十分地不溫馨,但是價格比較便宜。開門的密碼是六位數,雙人床的上方橫著一張單人床。浴室和馬桶長得彷彿是在車上或飛機上。

在Monoprix買最後的土產,買了一罐鵝肝醬。神豬不愧是神豬,在Monoprix花了83€。一盒200g的foie gras就要20€。

我發現問路時,法文不能講太順。如果很順地講「Savez-vous est-ce que il y a un Monoprix près d'ici?」就會招來一堆很快的法文。問太順了人家還以為我法文很好。

重溫了在法國的第一天的行程:我們走路到Bois de Vincennes去,再度到湖邊,看著慢跑的人、看著湖上的倒影,看著法國的天空與法國的雲。在湖邊的草地上,享受著最後凝視法國風景的機會。結束是開始的重演,回到第一天晚上的小餐館,享用最後的大餐。La carte依然只能看懂一半,不過我已經愛上了法式料理,隨便什麼都是精心調製的美食。果然沒讓我失望,我必須說那是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干貝。橙汁鴨胸也是道不負盛名的菜。隨機點選的甜點,又讓我矇到了焦糖烤布丁。我很想說這是完美的一餐,除了帳單有點驚人:五人共115€。但怎麼說這種機會難得,也就不計較了。

晚上再探訪了一次塞納河,從Reuilly-Diderot走到河邊。河邊並不很熱鬧,只有幾艘遊船在河上。走一走,走到上次從船上看見有人跳舞的地方,果然今天也有很多人在跳舞。騎腳踏車專程到河邊,和一個人搭擋在河邊跳探戈,顯然選擇這樣過生活的人還不少。一旁有其他人在練習噴火、火舞,不知道是為了白天的表演練習?還是作為下班後的休閒活動?

在塞納河邊喝可樂,竟也有醉的感覺。入夜的塞納河畔,人群仍喧囂在自己的圈子裡,我們在堤上觀賞法國的風景,河、橋、以及人。巴黎的印象,塞納河的映影,印在腦海深處。


Bois de Vincennes湖邊

對於塞納河的最後印象

9月3日

昨天參觀了兩個城堡,今天還要再參觀兩個。其實對我而言,今天最重要的行程是騎腳踏車,城堡只是路過。租到最便宜的車一天11€,但也是21段變速的登山車。這再台灣應該是最貴等級的車了吧。首先搭火車前往Chenonceaux,帶著我們的腳踏車。這個區域的TER都只有兩節車廂,但是大多數都可以上腳踏車。帶腳踏車上火車是免費的,車上有幾個鉤子可以把腳踏車立在上面。再火車上我們遇到兩個夫婦坐在我們對面,原本嘗試要用英文跟我溝通,後來驚訝的發現我會講一點法文。他們是SNCF的員工,所以可以免費搭乘火車!不過他們應該不會像我們搭得這麼頻繁吧。又說道我們從台灣來,我解釋了一下台灣跟中國的異同。到Chenonceaux的車程不長,很快我們與他們告別。

Chenonceaux彷彿是整個蓋在水上的城堡。有神奇的iPod導覽,介紹國王、皇后、情婦與這座城堡的故事。比較特別的是參觀了廚房、僕人用餐間、鮮肉處理間。我覺得僕人用餐間就非常舒適,況且離廚房又近。不過缺點是當雪河氾濫時,有被淹沒的危險。而一旁的花園,卻有堤防保護。捨廚房而保花園,這些王公貴族們有時也太誇張了點。

跨上腳踏車,進行前往Amboise的旅程。有一條腳踏車到連接這兩個地方。旅途一開始就碰上了一點上坡,變速腳踏車展現了它的實力。我們爬上一個山頭,兩旁是廣大的草原,前方是墨綠的森林,大片湛藍的天空覆蓋在頂上。如果不是騎車,也沒有辦法置身於如此的法國鄉間風景之中吧。再往前,草地上出現了牛群,我們也習成了邊騎車邊照相的特技。前方的路無止盡的延伸至樹林裡,飄起的小雨讓土變得鬆軟難騎,我們決定,應該是走錯路了。找不到腳踏車道,只好沿著D81公路往Amboise。騎了約5公里,總算回到腳踏車道,終點前是兩個好大的斜坡,速度快到我完全無法再加速了。幸好我們不是從另外一邊騎過來,否則應該會累死吧。

Amboise城堡建在山上,看起來就比較有氣勢一點。他應該是我們參訪的城堡中最「像城堡」的一個。其實大家對城堡的概念都是由迪士尼的新天鵝堡來的。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去參觀呢?在城堡內發現罕見不是黑店的店,一行人坐下來喝飲料吃冰淇淋,最後一個景點的里程碑就在不遠處。

Parc Leonardo da Vinci,達文西晚年居住於此。除了參觀他的居所重現,還有許多他的發明草圖被具現化,擺放在一個公園中。房屋裡還有一個地道,據悉是通往城堡,以便國王來探訪他。達文西的發明超越他的時代400年,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彷彿一個歷史存在的Rambaldi。

探尋flunch未果,在一家名為L'etable的小餐館吃了大餐。待洗完澡已透午夜,睡去。


帶腳踏車上火車!帥氣吧!

火車上都有掛腳踏車的地方

一邊騎車一邊照相一邊錄音

空中傳錄音筆絕技

城堡前的大草地

很笨的三秒自拍,但充滿動感

9月2日

Tours已經是我們行程的最後一站。早上沒有行程,所以就睡過頭了,十點多才出門。四處繞繞,嘗試各種華麗的糕點作為早餐。法國麵包店的東西相對便宜,雖然還是比台灣貴。小點心在1€到3€之間,但是因為可頌通常都只要不到一歐,所以過去都是以可頌或pain au chocolat當早餐。

Tours本身並沒有很多景點,可以說是沒有。但這裡是前往參觀城堡不錯的落腳地,距離幾座城堡都不遠。我們逛了舊城區幾家不同的店,買了一些紀念品。有一條路上竟有四五家電玩店,都是日本的電玩、漫畫、模型。漫畫在法國似乎是很重要的一環。在Fnac時就有一區都是漫畫,也有漫畫專賣店。我們的法文課本前幾課就提到了bande dessiné。法國的自製漫畫很多,日本漫畫翻成法文的也不少。

下午參加遊覽團去看Chambord和Cheverny城堡。九人座的minibus載著我們和其他人一同飛馳在Loire河邊。雖然我覺得司機飆很快,但還是花了一個小時才到。Chambord堡的外型很像典型的城堡,但城堡頂很有特色,許多圓圓尖尖的不同塔頂尖出城堡上。城堡內最有趣的就是雙螺旋梯,兩個樓梯互繞而不會交叉,中間的開口可以看到彼此。我覺得這個城堡實在非常適合拿來玩鬼抓人,尤其是無數個門和螺旋梯。蓋個城堡來玩鬼抓人,似乎太奢侈了點。

參加tour的缺點是必須配合時間,有時就有點趕,無法在草地上坐下來休息。不過我們在Chambord也有一個半小時的時間,足夠把該看的東西看完了。另一個景點是Cheverny城堡,就在不遠處,大約十五分鐘就到了。這個城堡不是為了防衛性質而建的,外表長得比較像是豪宅。裡面就十分的舒適,作為一家人生活的地方十分豪華。

看過凡爾賽宮和羅浮宮之後,看到奢華的內裝就沒有那麼令人讚嘆了。但是城堡的外觀仍然是非常引人入勝的。我很想知道世上是否真有充滿密門與機關的城堡,就像樂高玩具那樣,一定非常有趣。例如說,從國王的房間的畫背後可以通到花園的地道,或是使敵人掉入地窖的旋轉門,一按就可以改變通道方向的機關等。要是我可以蓋一座城堡,應該會蓋這種充滿機關的吧。

回程時與同行的陌生人閒聊。他叫Alka,從紐約來,不過原本是印度人。原來從紐約飛到歐洲來只要六個小時!對美國人來講,歐洲並不是一個很遠的目的地。他不會講法文,不過看來都還能夠溝通。其實我們這趟來法國,大部分的地方都可以用英文無礙,只有一些地方如麵包店不常做觀光客生意的不會講英文。以我們的法文程度,雖然不能100%無障礙溝通,但是「電箱子,水進去,冰出來」也是可以表達出冰箱的概念的。

不知道之後有沒有機會去德國或西班牙、義大利。到了這些國家語言不通,只靠英文應該也是還ok吧。不過還是會講當地的語言比較好。


這就是著名而漂亮的Chambord堡

城堡上方的尖塔非常有特色

非常像城堡的城堡

在城堡陽台上的五位公主與王子



長得像是豪宅的Cheverny

他拿跟我一模一樣的相機

9月1日

健康的一天就由豐盛的早餐開始,那麼今天實在是太健康了。住的地方有冰箱,所以昨天買了冰淇淋和烤布丁回來,本來是甜點被順延到今天早餐。但今天要離開巴黎前往Tours,所以必須把它吃掉。加熱了可麗餅(微波爐真是好用的東西),塗上Nutella,把那罐nutella都塗完了。我的第二張可麗餅夾的是Häagen-Dazs冰淇淋呢!吃完兩張可麗餅、一杯牛奶、一杯冰淇淋、1.5杯烤布丁,1/5個哈密瓜,這頓從九點多吃到近十一點的早餐才結束,而我們也不大想吃午餐了。一邊吃早餐的同時,一邊也在準備當午餐的三明治。顯然我們的料買得太多了一點,以至於麵包塞不下。豐盛的三明治有起司、火腿、生菜、水煮蛋。很暴力的把料塞到麵包裡,但火腿跟起司還是塞不完只好帶走了。

旅館離車站所幸很近,抓著午餐半成品跳上往Tours的火車。不趕時間,搭Corail慢慢前往Tours。車程要近三個小時,於是有一些時間完成之前的日記。在車站時偷看了一下夜車的票價,Nice到Paris要84€。Tours的車站不大,但是外觀頗為華麗,頂上還有雕像。還沒走出車站就有旅遊團來招徠,給了我們不少小冊子。拉行李走了一段到旅館,感覺應該是個溫馨的小地方。旅館外頭的Rue Colbert頗熱鬧,有超商、餐廳、kebab等都有。

既然都寫了一天的railpass,不坐白不坐,決定前往小城Chinon。火車時刻表的關係,我們坐17h19的車於18h10到達,然後必須在19h30搭車回來。於是我們就歡樂的坐來回一個小時的車前往Chinon參觀一個多小時。

從Chinon的車站出來,真有一種身處荒郊野外的感覺。有房子,但店不多。沿著大路走了一會才比較繁榮。在麵包店順利買到Confiture du vin de Chinon,達到了我想要來Chinon的目的。

法國的火車系統實在很發達,鐵路的密度很高,搭鐵路可以到很多地方。但是車站的修建晚於城市,所以都會位於城市的邊緣而非中央。不像台灣車站往往是人潮聚集、商業興盛之處。新的車站甚至會離城區很遠,如Avignon TGV還要搭接駁車才能到。

8月31日

在巴黎的最後一天。因為房東的房子租約到期,最後一天不能夠繼續租我們住,只好另尋住宿的地方。之前在information center訂了住的地方,雖然半價但平均下來一人要近40歐元。早上跟房東道別之後,搬著行李到新的地方。要下午才能進住,把行李放著就繼續巴黎最後一天的行程。

巴士底只剩下一個紀念碑,而且是七月革命的紀念碑。嘉尼葉歌劇院雖然是古蹟,但是現在仍在使用中。大理石階梯連扶手都是大理石做的。廳堂的佈置用了許多鏡子以及金色的裝飾,可惜不能到後台去看看舞台機關是如何運作的。巴黎歌劇院是歌劇魅影故事的發生地,許多蠟燭造成的燈光搖曳,鏡子的反射效果,許多錯綜複雜的通道,感覺就很像是劇院之鬼出沒的地方。不知道歌劇院下面是不是真的有個湖泊?吊燈倒是真的,也曾經掉下來過,才會以此寫入故事中。

拉法葉百貨公司也是百年老店,不過裡面跟一般百貨公司沒有差很多。我們其實也沒有要買什麼,也是到此一遊而已。裡面的電梯看起來的確有些年歲,但我們沒有去搭。中間的圓頂是有一點彩繪玻璃,不過整體而言不是十分有特色。

Madeline大家就懶得再進去了,教堂已經參觀了不少。根據神豬的DK導覽,附近有不少特色專賣店,如魚子醬、芥末、巧克力等。大概大家對非平價的食物沒什麼興趣,只有我買了芥末跟pâté。

在聖馬丁運河畔,終於使用到了巴黎的公共廁所。這個廁所使用完後號稱會自動清洗消毒,非常先進。但清洗之後馬桶還是濕的,對女生來講應該不太敢用吧。

回到住處,發現我們住的原來是studio式的房間,除了有雙人床和浴缸,還有一個小廚房!於是我們就興高采烈地打聽超市的位置,去大肆採購一番。不只買了晚餐,還有甜點、明天的早餐,跟明天午餐做三明治的原料。

最後這頓豐盛的自治晚餐包括了:馬鈴薯沙拉、燻鮭魚、魚湯、青醬義大利麵、法式餃子(姑且這麼稱呼它)、酒。而甜點則被順延至隔天。綜觀這次行程,我們自製了四次晚餐,但成本從五人三歐到最後一人十歐。大家一起出來玩,還可以一起煮東西吃,感覺真是太溫馨了!


碰巧和我們一起住的兩人

親切但忙得要命的房東

嘉尼爾歌劇院

8月30日

寒冷的一個晚上,看來大家都睡的不太好。昨天的疲勞還有些痕跡可循。雖說如此仍有人一早去打電話。整裝出門,要搭RER在Biblothèque Mitterand換車至Versailles Rive Gauche。

在旅客中心買了票,進到宮內參觀。皇宮的大庭正在整修,法國人對於維護古蹟真是不遺餘力。這項大工程竟預計2019年才會完工!重舖石板、建造無障礙設施、安全性提昇等。對於一個五百年的建築,要幫它加上新的面貌,同時保持舊的精神,就如同羅浮宮般,成為一個更美好的地方。凡爾賽宮著名的鏡廳也在進行修復工程,預計要花一千萬歐元。他們對於古蹟的照料,應該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

皇宮裡每個房間都有天花板彩繪,房間的名字有許多都是由彩繪主題決定的。聽導覽時一直要把頭抬起來看天花板,聽到頭跟脖子都痠了。原來皇后分娩時要讓眾人都在場,才能夠確認王子是真的;國王起床要舉行起床儀式,睡覺要舉行就寢儀式。如此看來當王室家族也沒有什麼隱私可言。

凡爾賽的皇宮很壯觀,但花園更壯觀。花園的花其實不多,但綠樹與草地遍佈了山丘。以法國的風格,或是路易十四自認無所不能的精神,花園的排列整整齊齊、左右對稱。長方形的大草地末端是十字形的大運河。更遠處有皇后的花園,但要走一個多小時才會到,就沒前往參觀了。

法國人也許浪漫,但絕不頹廢。應該是他們重視一些東西:美食、藝術、音樂,認為這些事務值得花時間在上頭。一頓飯吃三個小時,是享受生命,但同時也是對廚師、對食物的尊重。對台灣來講,就是一種浪漫的奢侈吧。因為法國人在「浪漫」時,並沒有忘記工作,並沒有忘記進步。在重視美食的同時,建造了凡爾賽宮、巴黎鐵塔,也沒忘記研發TGV,或在國際太空站參上一腳。他們的確工時較少,但不代表他們完成的工作就比較少。

最後寫一下地鐵上的藝人好了。在地鐵上經常看到背著手風琴或吉他的街頭藝人,上車來表演一段,然後來回走一次接受大家的贈與。一切都在兩站之間完成,到站時迅速跑至另一車廂繼續進行。偶而也有四五人組成的小樂團。不知道這些人收入多少?是否夠支持生活?在巴黎的地鐵上,永遠不知道會碰上什麼音樂,至少對我這個只參訪幾天的過客而言。


凡爾賽宮裡面華麗的裝飾

綠到不能再綠的草地

整整齊齊的花園

凡爾賽也是法國人休閒的去處

在大庭舉行的大工程

8月29日

今天結束了巴黎的大景點,聖母院與艾非爾鐵塔。再過兩天我們就要離開巴黎了,也許要許久之後才會回來。在巴黎鐵塔的第一層,其他人寫明信片,我寫日記,大家的字寫起來都很醜,因為在塔頂時都手凍僵了。

今天還算早出門,希望能夠避開聖母院的人潮。但些微下雨,其實還滿冷的。逃到教堂裡尋求庇護。巴黎聖母院不愧是歷史悠久的觀光勝地,雖然不用入場費,但有一份2€的導覽摺頁,以及5€聽起來像是在傳教的語音導覽。點蠟燭的奉獻金也比別人多一倍,我和點點合點了一根蠟燭祈福。也許是遊客太多,聖母院的內部並不特別讓人印象深刻。

外頭又開始下起雨,實在冷的要命。我們要排隊上鐘樓,想說都大老遠跑到這裡來了,不上去太可惜了。每十分鐘只放20人上去,因此我們在雨中排了約半個小時的隊。一旁的黑紀念品店賣3€的熱巧克力,不過頗大杯,就巧克力而言不太黑。好不容易輪到我們,限制人數的原因明顯可見:上去的螺旋梯寬度僅1.5m,不可能容納太多人。數分鐘的螺旋梯,當我開始懷疑從前的人怎能忍受時,到了頂端的小走道。即使在上面,空間也是非常狹窄,再加上雨仍持續地下著,拿著雨傘卡來卡去索性不撐傘。上面有許多石像,是聖母院著名的特色。在雨果的小說裡,鐘樓怪人的故事就是在此場景。我們找到了和紹軒的明信片相同的風景,的確就在聖母院樓上。

下午去參觀了巴黎的下水道。下水道?沒錯,不只是真的下水道,巴黎人還把它變成像是一座博物館,介紹下水道的歷史以及不同器具。但這些陳列物的確是在真正的下水道之中,因此裡面其實有點臭味。從最早的一切交給塞納河,到露天排水道,到現在的集中廢水處理廠,巴黎人總算設法與大自然共處,得到乾淨的塞納河。如此巨大的城市,又有河流流過其中,還能夠提供飲用品質的自來水,實在不簡單。另一值得提的是清除淤泥的裝置,從人力推車、拖車、船,到現在科技最進步時居然是一顆大球!當它擋住水流,水流會從縫隙強力沖過,就可以把淤泥沖走。還有二十四小時待命的下水道團隊,只要打電話就可以幫你把掉下水溝的項鍊或鑰匙撿起來,真是太有趣了。

遍尋不著合適的餐廳,又光顧了一次麥當勞。六點多時準備登塔,原本要走樓梯,但有人腳底不適而作罷。先到了第二層,其實在第二層就已經頗高了,有點慶幸沒有決定走上來。我們看著所有曾經去過的景點,想起我們第一天在凱旋門上方時,還必須仔細對照地圖才知道什麼是哪裡。在第二層拍了許多照片,排隊上最高的第三層。一分四十秒的電梯太我們到塔頂,室內的觀景台提供了各個景點的標示。雖然太陽及時在我們登塔前露臉,但是當我們爬到室外觀景台,強風還是冷得要死。我們又硬要在那裡看太陽下山,每個人都凍成了冰棒。太陽下山之後的巴黎夜景,看來並不過份繁華,只有少數幾個景點會打上燈光。下方拍攝鐵塔的照相機不同地用閃光燈像我們打訊號。在鐵塔上真的很冷,要照相時拿攝影機都會抖,下來之後寫字手指還是不聽使喚。縱然如此,能和好朋友們一起旅行到法國來,一同到高塔上欣賞漂亮的夜景,就如同神豬所說的,除了很幸福之外不知道要講什麼。到達地面後碰巧又遇上燈光秀,閃爍的燈光彷彿鑽石般點著黃金色的燈塔,一百年前的建築在一百年後仍然美得讓人屏息。


著名的巴黎聖母院

「沉思者」雕像

和明信片相同的風景

貨真價實的下水道

藍天之下的巴黎鐵塔

這只是第二層高度而已

整個臉都亮起來了

有河的城市真是漂亮

如鑽石般璀璨的巴黎鐵塔

8月28日

少數一個一天只能排一個行程的地方:羅浮宮。

才出門沒多久,就下雨了。半途上神豬發現腰包忘了帶,又折回去拿。帶我們到金字塔底下會合時,已近十一點了。外頭仍然下著雨。約好集合的時間,我就和大家分開去參加英文的導覽了。

人很多,但是在意料之內。羅浮宮的大,則是在意料之外。因此乘起來的總人數,也是在意料之外的。從一角(或說一腳)走到另一角,真的得花上半個小時,還不包括碰上人群的時間。一年有700萬人參觀,也就是說,很可能有兩萬人和我們同時在羅浮宮內。

英文導覽其實普通,除了介紹羅浮宮的歷史和參觀古城堡的遺跡,就是帶我們去看三大藝術品:蒙娜麗莎、勝利女神、維納斯,和幾幅其他作品。整體而言不是很有用,適合想在一個半小時到羅浮宮到此一遊的人。值得一提的是導覽時每人發了一副耳機和天線,而Guide身上有麥克風,因此即使在人多嘈雜的地方,也可以聽到導覽。

羅浮宮是凡爾賽宮之前,法國國王居住的地方,本身就可以作為展覽品。在某些房間,天花板與牆壁仍然維持著皇宮時期的裝飾,不只是繪畫,還有雕塑在上面。有一個房間屋頂滿是雕塑,就用來展示羅馬時期的雕像。用藝術品來展示藝術品,真不賴。

法國令人讚賞的一面是重視過去,但仍不忘記向前的腳步。羅浮宮陳列的許多是B.C.級的藝術品,包括維納斯和勝利女神。羅浮宮本身也有數百年的歷史。有些房間保持原樣的同時,有些則被裝潢成現代的展場。館內展場禁止拍照,35000件藝術品可以在網路上觀賞。舊的與新的,真的能夠互相輝映。

看真畫和書上或網路上的差別,在於真畫的大小只有面對它時才能體會。普通的八開或四開紙只能作為草稿用,真的要畫出正經的著作就要至少一公尺高。有些大幅的畫像,甚至有四五公尺寬。站在畫的前方看不到整幅畫,必須要後退個好幾步才能完整看見。

某些畫的畫框也是藝術的一部分。整體而言,畫框都是金色有雕刻裝飾,而某些畫的畫框刻上的畫的名字,很有可能是和畫同樣歷史悠久。對我而言,羅浮宮的許多展品令我印象深刻的並不是它的「美術性」,而是它的歷史。維納斯和勝利女神都是西元前的作品,想像他們在那時是如何擺放供人欣賞,而兩千年後仍然存在這世界上,值得我們飛越大半個地球來看它一眼。很有可能,我所認識的名人們,盧梭、伏爾泰、雨果,也曾經凝視著它,也許帶給他們新的靈感泉源。雕塑可以保存許久,比起一個人或是一個帝國的生命要細長許多;油畫也可以從十五世紀保存至今。相較而言水彩畫和鉛筆畫就脆弱許多,只能在燈光昏暗的展覽室中擺放,有種成不了大器的感覺。燈光暗看了又累,索性懶得去看它了。

在卡通裡面常常出現到了大城市,仰頭看著看著就跌倒了的情景,我現在總算親身體驗過了。不論是羅浮宮等皇宮或是教堂如聖母院,挑高的建築再加上牆壁與天花板上的繪畫、雕塑、與玫瑰彩繪窗,抬著頭凝視上方的富麗堂皇總讓人忘了看自己的前方。為了彰顯國王的力量而興建皇宮,為了表示宗教的偉大而興建教堂,這些數世紀以前興建的建築,到今日仍使我們大感興趣,在當時對人們會有多麼大的震懾效果!從前的石頭建築,在現代即使要建造一個一樣的,也必須花費龐大的經費和不少時間。如果用混凝土的話就比較便宜也比較快。

雕塑用的是大理石,質地堅硬。但是大理石人像的衣袍卻可以彷彿自然垂下的皺摺,迎風飄揚,真是藝術家厲害的地方。尤其是勝利女神,她的姿勢是從上方降落在船頭,雙翼張開,腳趾輕點船板,而原本繫在腰間的袋子已掉落,只剩下風的力量保持衣裙貼在身上。薄裙貼著她的腳,迎著風,彷彿隨時都會掉下來。用大理石竟可以做出薄紗的效果!而這一切的想像其實都不存在,沒有腰帶解開的瞬間,也不會有薄紗掉下來的一日,所有的一切都在藝術家的巧手下捕捉為這一瞬間,並保存於永恆。雙翼的勝利女神,即使她不能夠移動一分一毫,卻也擁有了完整的生命。

最後我們在羅浮宮門口拍照,總算見到了藍天。一個歷史三百年的博物館,羅浮宮真是個有意思的地方。


羅浮宮的神奇電梯




8月27日

一不小心就睡過了頭。大家都到8:50才起來,等到出門已經是一個小時後。原訂行程是到Marché Monge去逛市場,但是到了之後才發現竟只有一小小塊。除了賣水果的之外,其他賣魚肉和蔬果的對我們沒什麼吸引力。走到一攤烤雞,每個人眼睛都亮了起來。買了三歐元類似BBQ烤雞翅的東西,五個人迅速把他解決掉。

很快達成決議前往之前被順延的地下墓穴。螺旋梯一百三十階蜿蜒而下,其實並不長,但繞著繞著頭都暈了,螺旋梯彷彿無止盡。Catacombs原是採石場,後來作為墓穴使用,大革命時曾作為藏身之地。地底下的通道有路名,有交叉口,牆上有印記標明目前的位置。有兩千年歷史的城市果然會多很多故事,原來巴黎人居住的下方收藏著更多作古的巴黎人。頭骨和大腿骨整齊的排在走道的兩旁,據說有六百萬人在此。這個城市的故事還有很多,很多令人興奮的地方,像是這個地下墓穴、下水道,還有傳說中廢棄的地鐵站,都是這個城市曾經活過的痕跡。而我們所認識的巴黎,La Défense,羅浮宮大金字塔,卻是距離那時甚遠的事了。

重逢了離開Avignon後就鮮少見面的Kebab店,我們原本改的行程是去聖母院。在地鐵站碰上和我們一起住的人,要去跳蚤市場,我們就又更改了行程去跳蚤市場。St. Sulpice的確很大,但是有一大部分的店都是賣古董的,對我們沒什麼吸引力。又適逢下午怠惰期,就完全無精打采。

回到了西堤島,本來聽說很有名的冰淇淋店八月公休,大家又瞬間回到無精打采狀態。St. Chapelle前排隊的人潮實在超多,排了半天才買到票。雖說裡面的彩繪玫瑰玻璃不錯,但教堂實在很小。也許是我們看了好幾個教堂,太小或沒有特色的教堂都引不起我們的興趣了。

在西提島上晃了晃,赫然發現長得很顯眼的龐畢度中心就在不遠處。於是晚上又光臨了一次flunch。人很多,而且我覺得好多美國人。有可能是我只聽的懂英文,也有可能是只有這些人大呼小叫,但美國人都彷彿金髮無腦的stereotype,一直喊來喊去,實在是不怎麼討人喜歡。如果真的有法國人對美國人懷有敵意的話,搞不好我會站在法國人這邊。

晚上又到塞納河邊散佈,走到一座只能通過行人的橋,上面有許多人圍成圓圈飲酒談天,也有許多情侶緊靠著彼此。我們在橋上坐下來,看著遠方的巴黎鐵塔在夜色中伸展它的聚光燈,東南西北不停尋繞,彷彿在找尋些什麼。橋上的數人則沉默了,各自將思念投向不同的對象,但都往同一個方向。夜晚的塞納河橋上,星夜比河上的燈光更為明亮。


這…留給大家自行下評語

在聖母院前拿不定主意要去哪裡,就開始亂照相

經過快一個月,我的頭髮從短髮變成分線了



塞納河的夜景非常漂亮



腰兒彎彎,涉在星光裡
扛起整個城市的天空
亂想胡思以及我和我的詩

滑過地上的河天上的河
溼了水光燈光目光
一起滑入你夢裡
點亮一天


(詩節錄自無骨雞日記)

8月26日

在巴黎要如何搭地鐵是個學問:有的線人少,有的線站少速度快,RER班次少但是速度快。雖然說終究都會到,但如何在最短時間內到達很困難。今天要到Montmarte跟聖心堂,就有好幾種不同的到達方式。巴黎的地鐵車子其實都不太差,除了有時吵了一點。不同線似乎也有不同的車在服務。今天坐的14號線應該是最新的,車子都是自動駕駛,像是十個車廂長的木柵線。地鐵系統也一直在更新,我們在的這一段期間RER C線和6線都有一部分關閉,也經常看到告示寫說此站將於九月某號至十二月某號關閉整修。他們關閉的日期都是很明確的幾號到幾號,不過是否經常超過就不得而知了。27號RER C線會恢復,假使如期恢復我們就可以直接搭去凡爾賽宮。

星期六,Montmarte上觀光客眾多。聖心堂在舉行彌撒,但沒有什麼大特色,裡面的人應該覺得這麼多觀光客很煩吧?沿途有許多紀念品店,但衣服都公定價9€,其他東西應該也沒有特別便宜吧。其實我們五個人對景點的好惡都能很快取得共識,迅速達成下山的決議。Montmarte山其實一點都不高,但是還是蓋了一個纜車。中午吃了一家不錯的Pizza店,神豬點的Cal zone好像是比薩對折,把料包在裡面。

原來在台灣時規劃的行程,跟實際上的行程都不太一樣。慢慢走、慢慢走、走累了就把景點刪掉改天再去。去的地方是差不多,但是去的順序都大搬家。今天下午去的色情博物館則是本來不在計畫中,臨時決定要去的。裡面陳列了很多不同文化各式各樣的春宮圖、木製人偶、照片、圖樣等。有一個鐵線製成框架的小熊頗有創意,轉動底下的把手,他會一手搖國旗,一手則是在下面上上下下。博物館的五樓有一個猛男沒穿上衣,穿皮褲與面罩。他說他是博物館的一部分。

在對面發現Monoprix,結果買了好一些東西,只好取消後面的行程,早早把東西提回家煮晚餐。今天的晚餐很華麗,有點點監製青醬義大利麵,無骨雞包辦焗烤馬鈴薯,還有我的炒白菜。結果三道菜都很成功。但是我們五個人一頓飯的成本從之前的三歐暴增到十六歐,不過真的感覺很溫馨。


聖心堂前滿是遊客

但我們也是遊客

地鐵上賣唱的藝人

充滿著sex shop的街景


這是他的工作呢!

8月25日

今天房東要來收房租,請我們等到他來再出門。結果早上寫了五張明信片,十一點才出門。第一個景點是萬神廟Panthèon。他的柱子很大很壯觀,上面還有很多面法國國旗。法國人顯然很以他們的國旗為傲。裡面也很寬闊,原本擺放了一個巨大的傅科擺,但不知道為何不見了。萬神廟用來紀念對法國有貢獻的人們,也收藏他們的遺體。在地下室,有伏爾泰、盧梭的墓。地下室是個很大很大的空間,我覺得可以放得下200人吧。那裡還有雨果、左拉、居禮、居禮夫人,以及其他對法國很重要的人,都在一副副石棺材內。這些偉人,都長眠於此,感覺還頗神奇。要走之前恰好又碰上一起去參觀圓頂上方的一團人,就又跟著上去了,結果我們離開萬神殿時,已經快要兩點了。

萬神殿前面往盧森堡公園的那條路是好路。除了有親切老闆的Deli,還有便宜的紀念品。發現一件5€的T-shirt如獲至寶,我的衣服又增加一件了。還有明信片、磁鐵等等有的沒的,好像都滿便宜的。女生們又在那邊挑了一陣子,小小才終於買了那件圍巾。原本的計畫是要去四點關門的catacombs,但這時已經三點四十了。決定更改行程,穿過盧森堡公園後直接前往一直被順延的龐畢度中心。

來到巴黎幾天了,我發現巴黎的風格是一種整齊的、人造的美。凱旋門的放射規劃、盧森堡公園的人工花草叢,杜勒麗花園的完美對稱,香榭大道上修剪的整整齊齊的樹木。我想巴黎人應該對自己的這些成就很自傲。地鐵、地下道、鐵塔應該也都是他們自豪的事物吧。

龐畢度中心果然長得不傳統,巨大的手扶梯在建築的外側。在另一側有不同顏色的管線,果真看起來非常現代。前面的廣場有一些街頭藝人,表演魔術、熱舞、拉琴等等。還有一組人在練習噴火,不過好像有不小心燒到自己的樣子。現代藝術美術館本來就沒有打算要進去,不過這樣就沒有機會去搭手扶梯了。在禮品店買到一張很酷的明信片,希望郵差不會把他寄丟。

發現了一家超讚的餐廳Flunch。好像是連鎖的餐廳,主菜和沙拉等自己拿,拿完之後再到櫃台付錢。而side dish則是完全不用錢。以今天為例,一大盆的義大利麵3.9€,一份小沙拉2.1€,一堆薯條和菠菜和烤馬鈴薯不用錢。所以這餐6€,吃得超飽。我覺得這家餐廳非常適合我。雖然說以法國的標準當然不怎麼樣,麵太糊,side dish也不特別好吃,不過對我這種可以吃就好的來說再適合不過了。

晚上又搭了幾站地鐵到塞納河畔。塞納河現在是已被馴服的野獸,緩緩的飄動在城市裡,慢到看不出河的流向。河上來往的都是觀光遊河船隻,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其他的船隻航行。路過聖母院在西堤島上搭船,從傍晚到黑夜。在船上看見許多塞納河邊的景點,羅浮宮、奧賽美術館、協和紀念碑。艾非爾鐵塔閃閃發光,不過燈光秀從船上照不起來。在河畔有許多人在野餐,河上也有船上餐廳在航行。星星一顆顆的出現,我在星空下,航行於塞納河上,2006年,我在法國。


手上拿著一大堆待寄的明信片

萬神殿底下,雨果的墓

萬神殿的大門

造型現代的龐畢度中心

塞納河的夕陽

搭上塞納河的船隻

船上也有幼稚鬼

從白天搭船到夜晚


 

Copyright 2006| Blogger Templates by GeckoandFly modified and converted to Blogger Beta by Blogcrow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