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最後一天在北歐,找機會把挪威克朗花完。飯店旁就有一家超市,驚喜地發現有賣Nutella,本來想買個五罐回去當紀念品,不過身上的錢不夠,而且玻璃罐重得要死,只好作罷(後來才發現原來台灣也有賣)。餘的一些零錢弟拿去買了洋芋片、巧克力,全寄在我的包包裡。

最後一天的市區觀光行程,遊覽車在哥本哈根的大街小巷穿梭著,帶領我們留下最後一刻的北歐印象。女王皇宮、市政廳、市議會、證券交易所、噴水池,在五~十分鐘的短暫停留間,留下記憶卡上的一串資料,也在大腦製造不知名的神經迴路。

在女王皇宮,戴黑色高帽的皇家衛兵對自己的工作十分認真地對待,面對遊客的無理取鬧不動聲色;市政廳前有一對新人正在接受眾人的祝福,親朋好友撒上白米慶祝,最高興的莫過於前來赴吃喜宴的鴿子們;舊時的王宮成了當今的市議會,人民頭家換人做的意義非凡;童話般的丹麥有著童話般的歷史,他們相信女神把她的四個兒子變成了牛,在瑞典耕作了一塊肥沃的土地挖起來,就成了丹麥,而瑞典只剩下一塊丹麥形狀的湖,噴水池就是紀念這個女神。市政廳旁立了安徒生的銅像,端坐著仰望星空,也許是在找尋下個故事的題材吧?

哥本哈根是個大機場,必須早三個小時前往報到。前往機場的路上,領隊又帶我們走過一次行程,十五天的旅程突然間感覺沒有那麼長,聖誕老人村彷彿是昨天才去造訪。機場果然人群成龍,掛行李的時候有些人又被掛到了香港,領隊急得直跳腳。收行李的時候忘記把防曬乳、洗面乳等收到大行李去,安檢時防曬就過不了關被沒收了。同團好樣還有人買的牙膏狀魚醬也被沒收了,真可惜。

在慕尼黑轉機,等著接受最難熬的一段旅程,慕尼黑─香港要12小時左右。德航的飛機又沒有個人電視,而且前面的電視也不知道怎麼的壞掉了。很不知死的要了一杯Bloody Mary來喝,下場就是第一次使用了飛機上的暈機袋。整體而言這12個小時的飛行真的還滿難過的。以往都是去程感覺慢、回程感覺快,這回剛好相反。比較起來還是亞洲的航空公司感覺比較親切。

在香港居然碰到上次去一起去埃及的小逸!這次我們去北歐,他們去東歐,竟可以在香港搭同一班飛機回台北,真是太神奇了!

「...又是這件衣服!」
--小逸,2007


小美人魚靜靜的坐在海邊,絲毫不受大群遊客喧嘩影響。


這就是丹麥女神的噴水池。


衛兵和亭子看起來很有玩具的感覺!


設計這尊銅像的人真有洞見,所有的人不論年齡大小都可以爬上安徒生的膝上,仰望著聽他講一則童話故事。


城市裡面有許多人乘腳踏車來往,道路上也都畫有和車道同寬的腳踏車道。


轉機的時候飛機慢了,航空公司大概怕其他乘客等的不耐煩,特地派車子從這架飛機載到下一架。牌子上面寫的是Peking。


機場裡面竟也有18歲以下禁止進入的地方?令人好奇裡面究竟賣什麼。


小逸!你在這裡做什麼?原來是去東歐玩。居然還可以搭上同一班飛機回台灣,真是太巧了。

隻字片語 / Copenhagen

I'm now in the airport of Copenhagen. It's a fairly big airport, so we were asked to check-in 3 hours before departure. The computer systems were somehow faulty, so we got into various situations: some had two boarding passes, while some only had one. A couple of people had their luggage destined for Hong Kong instead of Taipei. It's going to be a tough job for the tour guide at Hong Kong.

We walked through the itinerary again on the way to the airport. Now, the 15-day trip seemed so short. The places we visited were still vivid images in my head, as if we had just been yesterday. I especially liked Finland and Santa Claus village. It'd be the place I choose if I could only visit one place. Sweden is nice, with a proud history. Norway has a rich scenic collection, and an astounding oil reserve. Denmark is like a giant playground. It is impossible to know the countries in such a short trip, there are many aspects we didn't have the fortune to explore. The people, the food, the culture...I believe that my perception of a place would be much different given I had the time to really experience it.

Yet it has still been a wonderful experience. After all, every deep attachment has so start with a first encounter! I have set my foot on this land, and one day perhaps I will manage to bring the rest of my body.

這艘郵輪不但比較小,設計的也比較不好,離開時大家排了好久的隊才終於踏上陸地。哥本哈根!對這個城市的第一印象是這裡果然是個大城市,一下船就看見公車、地鐵、火車,感覺十分忙碌。

(安徒生的故居)
我:「那邊有一塊牌子,寫說安徒生以前住在這裡。」
爸:「嗯...房子前面的國旗沒有升起來,所以安徒生可能不在家。」

旅行社居然安排了雙層遊覽車,我們連領隊才27人,有79個座位可以坐。說「普通話」的導遊在下層看不到人,感覺就像是在聽語音導覽:「要聽關於丹麥的簡史,請按#字鍵。」三不五時還會冒出個「同志」之類的。跟Oslo的導遊一樣,非常流利但聽了就想睡覺。往北開50公里到島的北邊參觀Kornberg,中文開玩笑叫它「空堡」,因為瑞典人來佔領的時候把東西全部搬光光了。連一個大噴泉都沒有放過,現在被放在Stockholm的國家博物館。城堡裡面真的就大多都空空的,真可憐。

接著到腓特列堡,也是有如法式的皇宮,但現在變成丹麥的國立歷史博物館,陳列了許多當時國王使用的器具。城堡的後花園倒是照顧得很漂亮,大池塘中有許多鴨子游來游去,甚至有一窩小鴨。這裡的鴨子還表演了「輕功水上飄」,一邊拍著翅膀一邊在水面上快速奔跑,有時還會潛水,十分活潑。

回到哥本哈根市區,在新港區一督這個城市的真面貌。運河的兩端是五顏六色火柴盒般的房子,一樓店面全都是餐廳,露天的座位人手一杯啤酒座無虛席。恰巧碰到哥本哈根的爵士音樂節,搭了個舞台現場演奏,還有熱情的觀眾在台前跳舞。整個夏天,對北歐人來講都是節慶,從天撒下的黃金光線就足以構成慶祝的原因。

在新港20號,一棟紅色的房子,就是安徒生的故居。不知道當年的丹麥和現在是否相像?是不是也腳踏車滿街跑呢?漫長的冬日黑夜,也許間接造成安徒生在童話裡,往往摻進一絲的悲劇色彩。

丹麥(或應該說哥本哈根)的市景相較於其他的北歐城市來得全球化;霓虹燈、廣告看板、稍嫌髒亂的街道,也許可以說「紐約化」。爸的說法是「被污染了」。徒步區上行人來往十分洶湧,廣場上也有許多街頭藝人和小販。

Tivoli遊樂園就在哥本哈根市中心,事實上就在市政廳和火車站的隔壁!據說原本是國王設立,提供貴族們一個休閒和交誼的去處,就不會來作亂。之後陸續加上了雲霄飛車、旋轉木馬、大怒神等遊樂器材供大眾娛樂。雲霄飛車就在市政廳的旁邊耶!真是一個夢幻而童話的都市。可以想像台北市政府旁邊蓋一個佔地一樣大的遊樂場嗎?真是太酷了!

雖然樂園就在如此便利的位置,但入園和乘坐設施可都是要另外收費的。儘管如此,乘坐雲霄飛車的人潮仍是一批接著一批,絡繹不絕。價格以台灣的標準而言絕對不便宜,所以我這個觀光客還是看看就好。有一個攤位很特別,20Nkr.可以換六顆木球,老闆會不停換上新的盤子,而你的任務就是把盤子砸破。六顆球投完就沒了,你可以攻擊正面上下晃動的盤子,或欺負旁邊疊成一疊的盤子。「匡啷!」圓形的盤子就這樣裂成十幾片的碎片。抱歉,沒有獎品可以換,老闆的本錢都拿去買盤子了。

旁邊有一間泰迪熊的店,可以親手製作屬於自己的泰迪熊。首先選好外表,挑一個屬於它的聲音盒子放進去。工作人員會幫你塞棉花,然後交給你一顆小小的心臟,煞有其事地告訴你怎樣讓心臟活起來,親手放進玩具熊的胸膛。當然,別忘了買更多熊熊的配件!


郵輪上的房間其實可以住四個人呢!其實想起來,好像也沒甚麼機會全家人一起住一間房...不過爸媽自有另外一間房間,在郵輪的另外一端。側面的床可以放下來變成上鋪,但要上去可要有點功夫,還要注意天花板(我的頭就挨了好大一下)。


進到丹麥前,這一列海上的發電風車映入眼簾。



這是丹麥的「空堡」,城堡裡面空空如也,但是外頭的花園池塘讓人心情看了就很棒!水裡的鴨子不時表演輕功水上飄的絕技。



運河兩旁的房屋色彩十分鮮艷,就像是童話故事裡的插圖。這就是安徒生的舊住所,新港街20號。


路旁當然少不了喝啤酒曬太陽的快樂丹麥人,不過有些啤酒杯形狀還真奇特。


徒步街上的玩具店陳列著滿櫃的樂高,泡泡滿天飛!十分夢幻的丹麥。



這兩位表演者又唱又跳的,看他們的表演十分令人愉悅。周圍的小朋友也跟著載歌載舞。


在台灣人開的店買明信片,我倒是第一次看見「台語嘛也通」的招牌。



Tivoli花園裡面遊樂設施之外還有很多造景餐廳,像這艘海盜船就是餐廳!真是超帥的。


有排解不了的忿恨嗎?花點小錢,買六顆球,這邊的盤子隨便你砸!


泰迪熊的填充物。雖然看起來只不過是棉花,但上頭寫著「Love is the stuff inside!」。

北歐:7月12日─Oslo

我:「我要來看看昨天的行程到底寫了甚麼。」

我:「哈,果然只有兩行。」
弟:「寫甚麼?」
我:「『早晨後專車前往哈丹格峽灣展開峽灣之旅,兩岸─』」
弟:「峽你老師咧!」

今日得以遊覽Oslo市區,首先到Vigeland雕塑公園。我個人覺得這個公園真是超有意思的!依照雕塑家本人的規劃,分成生命之橋、生命之樹、生命之柱、生命之環,都是刻劃人的一生。有男女、小孩、老人,人生中各階段的喜悅掙扎與衝突,都透過裸體銅石雕栩栩如生的身體語言和表情顯現出來。人物的數量驚人,兩百餘件作品中共有七百多個人物,真的是蘊含了各式各樣的情感。

這公園像是個巨大的靜物畫,可以好好欣賞雕塑家精美的技藝;又像是電影中的定格畫面,適合來此處,佇立在一座人物前,看見自己的掙扎體現在雕像的臉上,索尋同樣的感緒。既具巨觀的豁然,又不遺落微觀的細膩。雕刻家Vigeland先生真是個天才。

公園的旁邊有大塊草坪,整個公園面積達40公頃!因此也是民眾重要的休閒場所。今日有些陰雨,據爸所言,上次大太陽時造訪,有許多人甚至全裸做日光浴呢!

冬季奧運有一項目是滑雪跳遠,在電視上看過,看起來像是專業的玩命運動。選手著滑雪裝從高處斜坡衝下來,起飛後想辦法降低風阻並保持平衡,厲害的人九十公尺以後才會降落在陸地上。夏季時跳台上面當然沒有雪,不過看他的高度跟陡度就很嚇人了!

市區的最後一個景點是維京船博物館。維京人的貴族埋葬方式傳統上是船葬,也就是把棺木和陪葬品一起放在一艘船中,埋進土壤中。因此其中出土了不少維京人的用品,包括衣服、靴子,甚至還有遊戲版。其中有絲製品,表示當時的貿易可能到達遠東,因為本地完全不產絲。

下午有兩個小時自由活動時間,跟爸、弟決定去搭搭看輕軌電車tram。Oslo的票券設計很有趣,一段票可在一小時內無限轉乘,可以搭乘地鐵、電車、公車、還有船。事先買一段票22NKr,上車才買的話要30NKr。上車後要去打票機打上時間,否則視為無票,但我們都沒碰到查票。

電車其實很像公車,只是不能任意轉彎。我看司機也很忙,又要停車開車,開門關門,還要記得打方向燈。紅綠燈或是行人通過時也要停下來。但電車經過的路線可以比較特殊,如市府廣場前沒有馬路但有輕軌。有些地方的地面甚至是草地,最誇張的還經過一個噴水池!我們原本搭19線到終點站下車,要換搭12線返程,在等車時,只見19線司機下車扳了鐵軌,19線就變成12線了!於是乎我們又上車,繼續慢慢的觀賞街景。

Oslo的天氣多變,比台北還糟糕,「下雨─雨停」大概就循環了十次。要回去集合時剛好遇到一陣超大雨,只得躲進一家舊書店。舊書店裡擺滿了外文的古籍,彷彿隨時可以找到一本關於魔法或是惡魔的書。逮到下雨的空檔狂奔,還好沒有淋得太濕。

晚上坐DFDS郵輪到丹麥Copenhagen,可惜之前坐過Silja line郵輪,比較起來這艘就沒那麼豪華,剩餘的6NKr也沒有賭場可以「揮霍」掉。天氣也不是那麼晴朗,在海上的天空仍是一段陽光一段陰雨。和弟在船艙裡聊天,直到十二點才發現日記還沒寫,不過還是睡覺吧。


我很喜歡這個雕塑,但是它在很高的石柱上,沒辦法靠近欣賞。


這裡面最有名的雕塑,憤怒的小孩。聽說曾經被偷走、噴漆,真是命運多舛。


所有父母都曾經有過這種時刻吧。兒女總是會有不聽話的時候,然而父母的角色卻是不能休假的。


在眾人的注意力之外,初生之犢玩起了蛇。小孩,你要平平安安的長大,好嗎?


玩命跳台。看看那些樹就知道跳台有多高了。


不論中外,帝王都喜歡把葬禮辦得隆重奢華,陪葬品卻都落入了盜墓者手中。


這張票22克朗,一個小時內無限轉乘。






電車走在馬路上、走在石板廣場上、走在草地上,最誇張的是還輾過一個噴水池!


電車上也有公車詩文。


悠遊卡的機器和台北的一樣呢!



碰到很誇張的大雨,只好先到一間書店裡頭去避雨。

隻字片語 / Oslo

Ah, I'm going crazy! The only itinerary today is the drive from Bergen to Oslo! It's 490 kilometers, and it's going to take all day. Not really amusing at all.

Bergen was an interesting city, though. The Brygges houses were quite unique, and so was the layout of the city itself. Bays penetrated the city, reaching beyond to form fjords. It was a pity the shops closed so early though, or else we might have had the chance to know the city more. Through the windows, we could see the numerous design products of the shops. They were interesting enough viewed from outside the windows.

Back to the bus!

今日坐車,沒啥好寫。

從Bergen到Oslo,挪威的西邊到東邊,490公里還得越過一座山。從早上出發一直開到下午六點才到。

橫越哈丹格峽灣Hardangerfjord,渡輪比之前的都還大,但沒有觀景台。甚至有下層甲板,車可以停進去,大車小車林林總總加起來二三十輛。

Oslo就像是印象中的歐洲大城,舊城區石面路,露天咖啡吧擠滿了人,電車、公車滿街跑。輕軌電車是天藍色的,顏色很漂亮。

晚上住的飯店叫Opera,磁卡跟枕頭上都畫有五線譜,連餐廳的餐盤都有!實在滿有特色。


這種高山的風景,看久了也是會膩的。但是再過一陣子就會懷念,想起那種清冷的空氣、和清澄的湖水。


Oslo的市政廳。


我們看到的警察有騎馬的、走路的、開車的、騎腳踏車的,還有騎重型機車的!


我們的司機長得很像愛因斯坦對吧?酷吧!


房卡被我偷偷拿回家做紀念了。

Flam是一個小小的城市,所有的房屋加起來搞不好不超過三十棟。正中央是火車站,好像所有的火車也都開往同一個地方:Myrdal。據說這段鐵路的隧道是人工一鋤一鋤開鑿出來的,十分不簡單。爬升至八百多公尺的Myrdal轉搭國鐵。這班火車可以開到Bergen,不過我們坐到Voss吃午餐,下午再坐車到Bergen。唉,旅行團。Voss開車到Bergen又是一個半小時。

Bergen是峽灣之都,峽灣的出海口都靠近這裡。海洋的觸角伸進城市的每一角,穿過城區直延伸到數百公里外。港邊的漁市陳列許多海鮮,也有煙燻鮭魚和魚子醬。海鷗也在附近徘徊,看有沒有機會偷條魚吃。我們正好遇到一隻海鷗趁老闆不注意的時候,偷咬了一嘴鮮蝦落跑。

Bergen有名的Bryggen區有一排很有特色的房子。在港邊的這些木造房子以前是倉庫,後來就變成了一些店面,因為地基的關係,歪歪斜斜的好像快要倒塌,又五顏六色的十分可愛。為了要搬運貨物,側邊都有吊車和門方便進出。

在市區碰到兩個台灣人帶著他們的腳踏車,他們打算用三十天腳踏車遊歐洲。這種時候想到明天又要坐整天的車,就覺得跟團真是悶。希望他們倆在歐洲玩的順利!

吃完飯後搭乘纜線拉的有軌車廂(應該叫纜車還叫電車?)上山眺望都市全景,雖然時間已晚,所幸天色仍亮。夏季的北歐好處是拍夜景忘了帶腳架也無所謂,壞處是說不上真的有夜景。

在市街亂逛,一如往常大部分商店皆已關門。在便利商店買了一張樂透試試手氣,搞不好會中大獎呢!一張十克朗,頭一張中了十克朗,再換一張就沒中獎了,不過差一點點就有一萬克朗啦!


長得很像蔣中正的銅像?!


車廂還長得滿好看的,綠色的火車有種森林的感覺。


傳說中的水中精靈。



趁火車上趕緊趕進度。坐火車跟趕日記/明信片進度已經有種...天造地設的感覺。


湖面的倒影,多麼寧靜。此時天上有飛行傘出沒。


行竊的海鷗就是從這裡搶劫海鮮的。


這房子到底還可以撐多久?看起來真的快要倒下去的樣子。幸而這裡沒有地震。


這兩位勇士要騎腳踏車遊歐洲!他們的旅程才剛剛開始,不知道途中又會發生甚麼新鮮事?



峽灣之都,都市和峽灣是合為一體的。



不由得讚嘆,這個無障礙設施設計得多麼漂亮!有斜坡比沒有斜坡還好看。上面那個輪子並非無障礙設施,而是給過動小朋友攀爬使用的。


 

Copyright 2006| Blogger Templates by GeckoandFly modified and converted to Blogger Beta by Blogcrow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