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4-26日:Rotterdam

既然來到荷蘭,當然要好好欣賞一下風車,最出名的地方就是小孩堤防Kinderdijk了。目前這裡還有19座風車一字排開,每個季節都有不同的風景。可惜我只能在這個時候來一次,春天花田和冬天雪地的明信片都很動人。



今天碰到了好多台灣人!先是在等車的時候,碰到在Leiden唸書的台灣人和來拜訪的同學;回程時碰到兩個法國來的台灣人,而且剛好就是東哥等人在巴黎的房東!五個台灣人在Kinderdijk回程路上辦起認親大會。中途碰到橋樑升起讓船隻過去,法國來的兩人興奮地下車拍照,剩餘三個人則見怪不怪。

在網路上找Rotterdam的hostel時,看到這間Houseboat hostel The Clipper,船屋hostel!當下就想訂來住看看,畢竟如屋主所說,來荷蘭當然要住一次船屋。不過在網路上的評價兩極,有一半的人說超爛,一半的人說還不錯。後來想說反正一個晚上而已,爛就爛吧!雖說如此,有人留言說屋主養的狗很兇,還有人說床有臭蟲,不免還是有點擔心。

Owner was rude. Rooms were tiny and dusty. Toilets were disgusting, broom in the shower? Dogs growled at us each time we entered or left, then ate ham and cheese off the "breakfast" table. Lovely. Staying on a boat may seem like a novelty. There was nothing novelty about feeling uncomfortable in a place you'd paid 25 Euros a night for. Don't bother.

The boat ıs very close to the Rotterdam Blaak traın statıon very easy to get to. The boat has plenty of room for everyone and Patrıcıa and Ramon are really hospıtable, they,ve been lıvıng on the boat for 10 years so they know what they are doıng. The culture and modern art ın Rotterdam were the best ı,ve seen so far ın Europe. Well worth the hour traın rıde for a lıttle bıt of European Holland summer culture.


還好我沒有費太大功夫就找到運河旁的船屋,隨著潮汐高低運河的水位也會升降,退潮時船屋會整個隱沒在岸邊。老闆的確是不太友善,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不過除此之外倒是沒什麼好抱怨的。晚上回到船屋時,發現裡面又是個台灣人!今天一共碰到了五個台灣人,真是創紀錄了。

住在船屋裡面還滿酷的!偶而會感覺稍微晃了一下,不過大部分時間跟平地上沒兩樣。窗戶外看出去就是河面,也不會有呼嘯而過的車聲。四人房今晚只住我們兩個人,所以還不覺得擁擠。衛浴設施當然簡陋了點,不過我有熱水就夠了。隔天還附早餐,一晚只要23.5歐元,換得住宿船屋的經驗還滿值得的!至於我個人給的評價大概是80分吧,只要住客不多的話,床的部份中規中矩,早餐尚稱滿意,淋浴稍嫌簡陋,屋主非常冷淡。不過價格不貴,所以可以試試。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Amsterdam幾乎沒有遭受損失,保持了原本的樣貌。而Rotterdam被轟炸的很慘,所以幾乎所有建築物都是新的,但也造就了城市多樣的建築。在Rotterdam隨處可見瘋狂的建築,除了有名的方塊屋、鉛筆屋之外,就連摩天大樓也常有出人意料之外的設計。

搭乘Spido遊艇逛港口,看到許多船隻、貨櫃,還有造船廠。不過大多數的時間還是在跟其他的交換學生哈啦,雖然是來到荷蘭交換,但是卻認識了很多其他國家。每個人之間的差異還是大過於國族文化帶來的差距,有些怪怪的人大家都覺得他怪怪的。


View Larger Map
最後臨時起意拜訪的景點其實是很久以前在Discovery上面看到的。低窪的荷蘭在暴風雨來襲加上漲潮時,海水倒灌進來會造成嚴重的損失。整個荷蘭都蓋滿了堤防,尤其是面對西北邊的海洋,其中Maeslantkering是最後的一環。Rotterdam是歐洲第一大港,而這條水路是通從海上通往Rotterdam的通道,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雖然說從Rotterdam出發只要30分鐘火車,但是從最靠近的火車站還要走3公里才能抵達。也是只能認命的慢慢走,在這偏遠的地方只有腳踏車道,看一輛輛的單車呼嘯而過。三公里雖然聽起來不遠,但是還是要走上四五十分鐘才能抵達。大約從一公里外就可以看到Maeslantkering,看到之後還得走20分鐘!可惜到的時候已經太晚沒有導覽可以參加,但是一旁的解說館是免費的。



風車的頭是可以轉動的,可以把風車轉向迎風。


三公里有多遠?回程我已經走了一公里,火車站還在船的後面。你說船在哪裡?放大看吧。



Maeslantkering完工後曾經啟用過一次。兩邊的門如果立起來,都各自跟Eiffel tower一樣高。


Rotterdam Erasmus MC的直昇機。原本Rotterdam被我排在第二志願的,UvA是第三志願。也好,在Rotterdam待一個月應該滿無聊的。


NAP(約略接近平均海面高度),荷蘭有很大一部分的陸地都會在水面下。


港口上停著巨大郵輪,還有數不清的貨櫃。


「你家住哪裡?」「住在啤酒路啦!」




船屋裡面空間不大,不過頗有趣的。



奇怪的方塊屋裡面牆壁都是斜的,大概適合兩個人住。一棟現在也是要八百萬台幣。

7月19日:Brussels

揮別Brugge小鎮,再度前往Belgium的首都Brussels。一般青年旅館都有附早餐,不吃白不吃;不過今天早上好像吃太多了點,當然也歸功於比利時的鬆餅、巧克力,一整天都覺得血糖水位相當高。今天又有芬蘭正妹Julia同行,心情相當愉快。

比利時是個矛盾的地方,首都Brussels尤其如此。比利時分成兩半,北邊的一半用Flemish,是個類似荷蘭語的方言;南方用法文,不過有許多自己發明的字彙。北邊和南邊的人民常常意見不合,也互相看不順眼,曾經一度無法達成共識而呈現無政府首長狀態(而且大家發現,就算沒有首長萬事還是照樣運轉)。再加上這裡是歐盟的首都,有許多歐盟辦事官員在此,所以呈現的語言文化就更加多元。

但是另一方面來說,他們並沒有自己的語言。這是火車站的自動售票機,可以看見語言選項:荷文、德文、英文、法文。那比利時在哪裡?以歐洲而言,這裡的確是北國文化和南方文化互相碰撞的地方。荷語和法語同時都是比利時的官方語言,所以所有東西都要用兩種語言並列。包括街道名稱、車站名稱,也都有兩個名字。奇怪的是,兩個名字還經常天差地遠,Bruxells-Midi(法:中站)是Brussel-Zuid(荷:南站)。

在這裡逛了一整天,我的心得是:典型的比利時和荷蘭其實相差不多。以荷蘭為藍本,綜合一點法國人的性格,放輕鬆一點、加上鬆餅與巧克力等美食,就很接近了。一早就被正妹拉著去店裡喝巧克力,一杯要價4歐元,但是不得不稱讚一下這杯熱巧克力,跟泡的巧克力完全不一樣!感覺比較像把巧克力塊融化,相當濃稠,還有Whipped cream可以加進去。

再來當然是比利時有名的鬆餅。根據我的地圖,介紹了三種鬆餅:方形上面撒糖的是Brussels鬆餅;Liège烈日鬆餅則把焦糖加入材料一起烘烤,所以上面不再加任何配料。最後是上面有巧克力、草莓,或是八百種其他東西的,叫做Tourist waffle!

地圖上面寫道:「Brussels is ugly, and we love it!」成為歐盟首都,舊城區都被拆掉重建,只剩下Grand Place一個廣場和週邊的四條街。這是城區中唯一漂亮的地方,或許還有皇宮花園還不錯,其他地方都沒什麼風景可言。從高處俯瞰階景,平心而論,風景真的很糟糕。幸好這個制高點是個不用錢的停車塔頂樓,又是一個地圖提供的當地景點!

雖然有點不情不願,不過既然都來到Brussels了,市區也逛得差不多了,還是去看一下Atomonium。搭地鐵到那發現其實沒有想像中的虛,雖是1953年的產品但還頗為壯觀的。尤其是一直有人從上面垂降下來,雖然一次要25歐元,不過想來是很適合拿來說嘴的事情:「你去過Brussels嗎?」「有啊,你有去看Atomonium嗎?」「有啊,相當無聊。」「對啊。不過我有從上面跳下來。」

有一條小路兩旁密密麻麻都是餐廳,因為遊客眾多所以價格競爭得很厲害。餐廳的服務生會很積極地招攬客人,從前還甚至會直接拉你進去,因此惡名昭彰。我們決定在這吃頓大餐,才剛踏進這條路,立刻有迎上的服務生推銷只要15歐元的套餐,還送免費飲料。在荷蘭,連個Pizza都要10歐元,所以15歐元實在是不貴。我仍然秉持傳統點了菜單上最奇怪的東西:芥末兔肉!

坐在窗外,等於是旁觀服務生拉生意的頭等座位。他會先猜一下對方是什麼國籍、講什麼語言,然後設法用對方的語言打招呼。荷語、法語、英語當然都很流利,偶而也來幾句西班牙語對話,剩下的語言大概就只能拿來打招呼了。我有聽到中文、日文,Julia說他有聽到俄語。只是一直招攬生意當然很無聊,況且經過的人太多了,所以服務生有點像是跟所有路過的人打招呼。偶而來個Give me five;或是跟美女說「你男朋友太高了,我的身高比較適合」;和輪椅上的老太太哈啦幾句,讓老太太笑得合不攏嘴。我們一邊吃飯一邊看他表演,真的頗有娛樂效果。

臨走之前才想起忘記寫明信片,差點重演離開德國時的劇碼。回到Amsterdam又是三個小時的車程,所幸不用再轉車。原本計畫在車上要著手進行這三天的紀錄,不過在火車規律的奔馳中很快不覺睡去。


剛出爐的鬆餅真的很好吃,不過也不能排除是因為焦糖放得比較多。


唯一漂亮的一個廣場。


實在不是我在說,相當醜陋的街景。中央看起來比較漂亮的地方就是Grand Place。



巧克力巧克力!


Cuisses de lapin à la moutarde,芥末兔肉。

La friture de moules panées,蒜味炸海蚌。

Risotto au parmesan et aux champignons,義式香菇起司燉飯。


這就是娛樂我們整頓晚餐的服務生。


超市裡販賣的Sushi Kit,海苔、米、醬油、筷子全部一次幫你準備好!

7月18日:Ghent

Ghent就在Brugge和Brussels之間,也是個號稱中世紀的小城。我拜訪的時候剛好是Ghent Festival,到處都在架舞台表演,還有遊行隊伍!不過架起來的舞台多少也干擾了中世紀的氣氛,尤其是主舞台還架在運河中間。街道上滿滿都是人,攜家帶眷坐在道路的兩旁等待遊行隊伍;廣場上也擺滿了小吃攤,販賣各式各樣有的沒的東西(包括好一陣子沒看到的Bratwurst)。

不過沒關係,我還是在這裡發現了一個很棒的地方:一個長得很像樂高城堡的城堡!我也說不上來為什麼,可能是石磚的顏色、高塔的形狀,或是上面飛揚的旗幟,感覺很像是個樂高城堡。據說城堡本來不是長這個樣子,但是為了營造「中世紀風格」,所以把城堡整修了一番。說起來,其實中世紀也是個被拿來消費的概念;在學術領域之外,大多數人對中世紀是什麼樣子其實是一種想像,跟實際恐怕有點距離。

身為薯條的發源地,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獨特的賣點。Ghent的特產是薯條沾醬stoverijsause mee mayonaise,據說是肉汁、啤酒、美乃滋混合而成。特別的地方在於(除了好吃之外),不同的顏色混合在一起像是幅印象派的畫!在枝葉搖曳之間撒下的陽光,照射在混合的醬汁與薯條上,真的像是幅印象派的畫作!


吃完印象派的薯條,前進到S.M.A.K.現代美術館。我發現我越來越喜歡現代藝術,雖然很多仍舊不能理解,但是偶而會發現幾件有趣的作品。很多現代藝術都相當幽默,有時是開古典藝術的玩笑,有時是開自己的玩笑。這種略帶惡作劇的風格很適合我。不過不是每個人都認同,Julia就相當討厭現代藝術,他覺得在蒙娜麗莎頭上亂畫是破壞這幅作品。喜歡古典藝術的人,可能就很難接受現代藝術吧!



樂高城堡的真名叫做Gravensteen,是一個伯爵的城堡。


船頭的雕像長得好像Shrek電影裡面的男人婆



遊行隊伍落落長,從這邊跨越到另外一邊真是艱辛的路程。



城堡裡面也展示了刑求的工具和斷頭台,從生動的圖畫看來相當痛苦。


粉紅色歐巴桑樂團!這麼多粉紅色其實有點恐怖。




應該不難理解藝術家想要表達什麼吧?


 

Copyright 2006| Blogger Templates by GeckoandFly modified and converted to Blogger Beta by Blogcrow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