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文:大學階段的快樂學習

問我一、二年級的事,那些都感覺是好久以前了。一年級有什麼呢?奔馳在椰林大道的腳踏車、木造階梯教室的大堂課、不裝可愛就很可愛的助教,似乎還有斷斷續續的一些社團。啊,一二年級,感覺卻是那麼的遙遠。

自從搬來醫學院之後,一切都不一樣了。醫學院的建築是封閉的中央空調,黑板被垂降的投影機幕所掩蓋,每個老師上課都是Powerpoint不停的飛過,一張接著一張永無止盡。別人羨慕我們鋪著地毯的教室,羨慕我們標準配備的單槍投影機;我卻在五樓的廁所前,抬頭仰望天花板的透明磚,奢望那被隔絕在外的陽光。百餘人擠在永無天日的501教室,中央空調帶不走擁擠的味道,反而讓冬天的溫度透了進來。在這種地方上課太久令人貧乏,變成一株枯木。

接下來,大概都會是如此。將來回顧此時,我會很慶幸我曾經去上過法文,或許是大學中最正確的決定。

我的法文老師,謝艾米老師,是一個法國人。想來很幸運,當初選的是他的課,換成是別的老師,很可能我就沒那麼熱衷於法文了。每次法文課都是值得期待的事情,因為時常有新的活動出現。

猶記得第一堂法文課,選到課及想要加簽的人,坐滿了整個教室,教室外也有人佇足。我和同學們,也在加簽的行列中。老師算到60人後,就不再接受加簽,「這樣會影響教學品質,」他說。在兩個禮拜內,他記住了班上所有人的名字,點人回答問題,或進行活動。

課文只是骨架,並非全部,經常在不知不覺中就上完一課了。老師的中文很好,但是他盡量在課堂裡不用中文。碰上單字,用一長串的法文加上比手畫腳,大概可以讓我們猜個八九不離十,也在不知不覺中培養聽法文的能力。即使是文法的解釋,也都是以例句為主,從各式各樣的句子中學習正確的文法。把單字的法文中文列出來,把文法的規則用中文寫的清清楚楚,這種教法對老師而言最簡單,對同學來講也最清楚;但是謝艾米老師有他的堅持,在比手畫腳中也無形練習了聽力,在例句中練出了對句子文法的感覺。雖然老師教起來比較辛苦,上起課來別有一番趣味。

上課中的活動很多,畫圖、對話、玩遊戲,當然全程都要以法文進行。雖然有的時候我們會偷偷作弊講中文,不過整體而言還是對於口說有非常大的幫助。課程進行中老師也會常常點人起來回答問題,雖然通常是非常簡單的問答,但也得先把問題聽懂才能回答!

在修習法文一年之後,有幸親身前往法國玩一趟。第一次到西歐、第一次自助旅行,許許多多的第一次,多少有些令人意外的場面,所幸可以稍微用法文溝通,使得旅途順利許多。要不是老師的法文聽力加比手畫腳訓練,碰到用超快速度講話的法國人就真的連一個字都聽不懂了,而在異地時,能夠聽懂那少數的關鍵字就是關鍵的能力。

法文二上由於醫學系三上的課程太滿,未能選修。如今三下恰好有空堂,可以繼續做一個夢,夢想有一天能夠流利的與人用法文交談。選了課,不知道跟不跟得上,但這是我手上的課程中唯一讓我感覺到在學習的課。

與法文的機緣會止於何處呢?也許熱情不再,從此成為夢中的囈語;也許有一天,會成為我舌尖上自然流洩出的語言。神豬已經問起,暑假是否要一同前往法文密集班。也許,也許,有一天。不論如何,法文課的有趣回憶,會持續存在我的腦海中。

Merci beaucoup, ma professeur!

0 意見:

張貼留言


 

Copyright 2006| Blogger Templates by GeckoandFly modified and converted to Blogger Beta by Blogcrow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