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最後一天在北歐,找機會把挪威克朗花完。飯店旁就有一家超市,驚喜地發現有賣Nutella,本來想買個五罐回去當紀念品,不過身上的錢不夠,而且玻璃罐重得要死,只好作罷(後來才發現原來台灣也有賣)。餘的一些零錢弟拿去買了洋芋片、巧克力,全寄在我的包包裡。

最後一天的市區觀光行程,遊覽車在哥本哈根的大街小巷穿梭著,帶領我們留下最後一刻的北歐印象。女王皇宮、市政廳、市議會、證券交易所、噴水池,在五~十分鐘的短暫停留間,留下記憶卡上的一串資料,也在大腦製造不知名的神經迴路。

在女王皇宮,戴黑色高帽的皇家衛兵對自己的工作十分認真地對待,面對遊客的無理取鬧不動聲色;市政廳前有一對新人正在接受眾人的祝福,親朋好友撒上白米慶祝,最高興的莫過於前來赴吃喜宴的鴿子們;舊時的王宮成了當今的市議會,人民頭家換人做的意義非凡;童話般的丹麥有著童話般的歷史,他們相信女神把她的四個兒子變成了牛,在瑞典耕作了一塊肥沃的土地挖起來,就成了丹麥,而瑞典只剩下一塊丹麥形狀的湖,噴水池就是紀念這個女神。市政廳旁立了安徒生的銅像,端坐著仰望星空,也許是在找尋下個故事的題材吧?

哥本哈根是個大機場,必須早三個小時前往報到。前往機場的路上,領隊又帶我們走過一次行程,十五天的旅程突然間感覺沒有那麼長,聖誕老人村彷彿是昨天才去造訪。機場果然人群成龍,掛行李的時候有些人又被掛到了香港,領隊急得直跳腳。收行李的時候忘記把防曬乳、洗面乳等收到大行李去,安檢時防曬就過不了關被沒收了。同團好樣還有人買的牙膏狀魚醬也被沒收了,真可惜。

在慕尼黑轉機,等著接受最難熬的一段旅程,慕尼黑─香港要12小時左右。德航的飛機又沒有個人電視,而且前面的電視也不知道怎麼的壞掉了。很不知死的要了一杯Bloody Mary來喝,下場就是第一次使用了飛機上的暈機袋。整體而言這12個小時的飛行真的還滿難過的。以往都是去程感覺慢、回程感覺快,這回剛好相反。比較起來還是亞洲的航空公司感覺比較親切。

在香港居然碰到上次去一起去埃及的小逸!這次我們去北歐,他們去東歐,竟可以在香港搭同一班飛機回台北,真是太神奇了!

「...又是這件衣服!」
--小逸,2007


小美人魚靜靜的坐在海邊,絲毫不受大群遊客喧嘩影響。


這就是丹麥女神的噴水池。


衛兵和亭子看起來很有玩具的感覺!


設計這尊銅像的人真有洞見,所有的人不論年齡大小都可以爬上安徒生的膝上,仰望著聽他講一則童話故事。


城市裡面有許多人乘腳踏車來往,道路上也都畫有和車道同寬的腳踏車道。


轉機的時候飛機慢了,航空公司大概怕其他乘客等的不耐煩,特地派車子從這架飛機載到下一架。牌子上面寫的是Peking。


機場裡面竟也有18歲以下禁止進入的地方?令人好奇裡面究竟賣什麼。


小逸!你在這裡做什麼?原來是去東歐玩。居然還可以搭上同一班飛機回台灣,真是太巧了。

2 意見:

  1. 小逸 提到...

    我那邊貼上跟你有關的東西 請移駕過去吧  

  2. 蔡牧宏 / Accord Tsai 提到...

    好啦那我改連結囉  

張貼留言


 

Copyright 2006| Blogger Templates by GeckoandFly modified and converted to Blogger Beta by Blogcrow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