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天空被陰雲覆蓋,下著一點小雨,連帶天氣也冷了起來。早上的目的地是Brisdal冰河,是Jostedal冰原的一個出口。開了一陣子的車總算在前方看見,像是一個巨大的瀑布,連著上方的河流一起被急速冷凍。冰河形體龐大,雖然看起來很近卻還是花了半天才到腳邊。我們坐小敞篷車繼續接近冰河,途中還走過一個瀑布旁邊,水氣濺滿了全身,眼鏡上都是水珠。下車處還有一段路才能到達冰河,一開始本來要一路跑過去的,不過天氣冷又一路上坡實在是沒辦法一直用跑的。又走了一段總算看見冰河的面目,哇!冰河真的是藍色的,就像是冰蝕湖裡的浮冰,閃耀一種神秘而誘惑的藍。Briksdal冰河近乎垂直,下方是冰河水匯流而成的一個小湖,再下去就是河水湍急的河川了。

領隊說距離他去年來的時候,冰河的長度又縮減了五十公尺,去年還可以摸到冰河,但今年只能在遠處仰望了。湖邊還有許多碎冰,撿了一塊大塊的起來照相,結果手凍麻了幾十分鐘才回溫。高山上的空氣凜冽但清新,如冰河水一般的純淨。明信片上的冰河都沒有現場的漂亮,在照片裡的冰河都是白色的,沒有神秘的藍色光芒。

驅車離開高山,我們到達另一個峽灣系統Sognefjord。這是全世界最長的峽灣,超過兩百公里,從這裡一直延伸到海裡。照例上了甲板,陰雨的天氣雖然沒打的全身濕,卻絕對增強了海風的威脅。船上的廣播系統報告此時我們通過的峽灣深度約有900公尺,而這個峽灣最深的地方有1300公尺。那是差不多兩棟101疊在一起的高度!真是太神奇了。據說運氣好的話還會看到海豚或海豹,不過我想這種天氣他們也不會想到水面上來吧。

兩小時的風吹雨打有點太多,大部分的人都跑到甲板下去躲起來了,只有少部份還固執地留在甲板上。不怕冷的海鷗仍然一路跟隨我們,偶有幾隻不懷好意空投炸彈,正中一個義大利女孩,他同行的一夥人幸災樂禍地大呼小叫。在山路間穿梭時,遊覽車停在一家紀念品店休息,順便讓我們上上廁所。店外掛著一支日本地國旗,正納悶著,老闆看我們來了馬上拿出一支中華民國國旗來掛!他還很自豪地說他是全挪威唯一有台灣國旗的人。這商人實在太諂媚了!不過我還是很捧場的買了東西。


搭可愛的迷你敞篷車前往冰河。


巨大的冰河,從這麼遠很難看出它的大小。據說比起去年已經縮減了許多。



手裡拿的這塊浮冰,難說不是數千年前下的雪呢!純淨冰河水,要不要來一點?


中華民國國旗耶!老闆看我們來就趕快拿出來掛。


在挪威的路上時常可見麋鹿,也常常被拿來做代表挪威的商品。


顯然比人家矮一截。


這三個傢伙就是硬不肯走,其實冷的要死。


好不容易才拍到有山有水有海鷗的照片。

0 意見:

張貼留言


 

Copyright 2006| Blogger Templates by GeckoandFly modified and converted to Blogger Beta by Blogcrowds.